简体 English
【青年時報】【浙青網】華電半山公司:夜幕下的杭州|晝夜顛倒 只為守護萬家燈火
作者:華電國際发布日期:2018-11-12 15:45:27

在杭州市北部、京杭大運河畔,坐落著國內首家百萬千瓦級天然氣發電企業——杭州華電半山發電有限公司,它的前身為杭州半山發電廠,始建於1959年。這裏是浙江省電網重要的統調電廠和杭州市主要的保安電源。這裏的燃機一期天然氣發電工程,是21世紀初國家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、落實“西氣東輸”工程下游最大的配套發電專案,也是當時浙江省唯一用“西氣”的發電工程。

發電廠有一批人輪流值守,保證電廠24小時不間斷發電,這便是“運行”。作為發電廠的一線工人,他們是最普通、最平凡的人,卻過著不普通、不平凡的生活;他們保證著全廠上千臺大小型機器的正常運行,守護著萬家燈火,為此他們晝夜顛倒,吳文便是其中一位。

23:20

提前40分鐘到崗做接班準備工作

上一個班次同事做的所有操作要熟悉一遍

晚上11點20分見到吳文時,他已在控制室做接班準備工作:他這次的班是夜班,從晚上12點到第二天上午8點。“我們運行崗位是五班三倒,早班從早上8點到下午4點,中班是下午4點到晚上12點。”吳文介紹,運行崗位一個月差不多18個班,算6次輪班,也就是一個月裏要上6個夜班。

“雖然要晚上12點才上班,但提前40分鐘到都是有原因的。”吳文說,一般上一個班次的同事做的所有操作,他都要熟悉一遍,再巡檢一次,以便開展接下去的工作。

吳文是安徽人,本科畢業於大連海事大學,碩士畢業於上海電力學院,2015年通過校招進入杭州華電半山發電有限公司工作,分配到發電部燃機一期至今,目前擔任燃機一期主值。“可以說人生幾個階段在不同的省市,看到了不同城市的風采。”吳文笑著說。

在燃機主值崗位,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便是監盤。“監盤就是你現在看到的,通過電腦查看燃機各部位各項參數,及時調整控制機組的運行參數,做好事故預想。”吳文指著面前的電腦說。

00:00

按命令執行燃機停機操作

這個停機不簡單,一個多小時才能停到位

等到吳文正式接班,剛好是晚上12點,他來到電腦前仔細查看各項參數。電腦螢幕上分佈了許多選項:燃燒系統、高壓鍋爐、凝結水系統、電氣發變組……零零散散幾十個點擊選項。“每一個選項點開,都是一張設備系統圖,上面參數多的超過40個,少的也有十幾個,這些全都需要在監盤的時候查看。”

因浙江電網的負荷特點,峰穀差特別大,到了晚上,用電需求會大幅下降,所以為了電網調峰,燃機一般是“日開夜停”。“就是早上開機,晚上停機。”吳文解釋,當晚剛好接到命令,燃機需要在晚上12點停用,他通過電腦開始操作停機。

發電機組的停機沒有一般人想像中像電腦開關機那麼簡單,吳文告訴記者,燃機從機組減負荷到轉速降到0轉,需要一個多小時。“從接到停機命令開始,燃機需要先減負荷,再解列,也就是發電機和電網脫開,不再對外發電,再降轉速。”吳文說,在這段時間,依舊需要仔細監盤,看看各項參數。而且燃機轉速降到每分鐘0轉後,還需要啟動盤車,讓燃機維持在每分鐘4轉,用以保護設備。

01:29

開始當晚的第一次巡檢

“聽嗅看摸”檢查設備是不是正常

淩晨1點29分,燃機已經停了下來,吳文稍稍松了口氣,接下去他要進行巡檢了。首先是巡檢之前的準備工作。交接班時,吳文已經問清楚上個班有沒有什麼重大操作,有沒有什麼問題和需要注意的地方,結合運行管理系統中前幾個班的日誌、工作票和缺陷統計,基本瞭解了有哪些重點巡檢專案。

“巡檢也蠻重要的,我們要看看設備是不是正常,中醫看病有‘望聞問切’,我們則是‘聽嗅看摸’。”吳文說,這當然不能適用於全部設備,有些可不能摸。

其實巡檢還是存在危險的,按照理論說法,巡檢過程裏會有觸電、燙傷、轉動機械的危險。而在天然氣供應模組則有導致火災、爆炸的危險。

“所以我們巡檢的時候需要小心對待,尤其是高溫高壓設備及管道,尋好退路,防止燒傷燙傷,進入危險天然氣區域時,要將手機等電子設備放入‘火種箱’。”吳文說。一次班裏,吳文他們需要巡檢4次設備,一天算下來便是12次。通過運行們的仔細巡檢,加上技術上的訓練有素,發現問題就可以立即排除。

03:08

開機需要提前2小時做準備

夏天開機早工作時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

除了停機的命令,吳文還接到了早上6點開機的命令,為了保證準時開機,吳文早上3點多就要準備了。“這是因為現在天已經涼了,所以6點開機,要是夏天,用電多,有時需要5點就要開機,也就是說,3點不到就要準備了,晚上都沒有喘口氣的時間。”吳文說。

一般開機前,吳文還要做一遍巡檢,此時是淩晨3點08分,做完巡檢差不多快4點了。“燃機開啟也比較複雜,光軸封系統調整好就差不多要2個小時了。”吳文說的軸封系統,就是向汽輪機的軸提供密封蒸汽。在汽輪機的高壓區段,軸封系統的正常功能是防止蒸汽向外泄漏,以確保汽輪機有較高的效率;在汽輪機的低壓區段,則是防止外界的空氣進入汽輪機內部,保證汽輪機有盡可能高的真空,也是為了保證汽輪機組的效率。

當然,不僅僅是軸封系統,吳文還需要在控制臺上做很多工作,比如向鍋爐補充水,以調整汽包水位等。“現在真的是科技發達,很多操作都實現了遠程操控,要是手工去做的話,那真的是太煩瑣了。”吳文說,現在控制臺操作最重要的就是細緻和謹慎。

06:00

夜班忙碌但這點苦吃得起

“這才是真正的守護萬家燈火”

早上6點,燃機準時啟動,而吳文還需要工作2個小時才能結束夜班的工作。“很多人都說運行苦,其實還好,因為除了6個早班外,都可以睡懶覺啊。”吳文笑著說,雖然夜班忙碌,但自己年輕,身為90後,這點苦吃得起。

在吳文心裏有一筆賬,一臺機組如果滿負荷運作,按8小時能發300萬度左右的電來算,三口之家一天用電15度,那麼他和同事工作的8小時,可以供20萬戶三口之家一天的用電。“這才是真正的守護萬家燈火啊。”吳文說。

在等交班前,吳文還有一次巡檢,雖然熬了一夜,但他依舊很精神,“全副武裝”的吳文,再一次走進了車間……

畫外音

工作這幾年來,吳文總結出了一套巡檢訣竅:設備首先要帶齊全,安全帽、手電筒、測溫儀、測振儀……“全副武裝”是每次巡檢的必要條件。

“進行設備巡檢時一定要保證精神的高度集中,眼、耳、鼻都要發揮出應有的功能,光能看出明顯的問題不行,做到聽出異音和聞出異味才能保證巡檢的完整有效性。”吳文說,巡檢也要提高效率,多積累經驗,仔細看一下、聽一下、聞一下,很快就能判斷是否正常。

他說

做運行,最大的特點就是不願請假、不願串班,遇到親朋好友的盛情邀約時,我們會條件反射地在心裏打“算盤”:“那天我上什麼班,能不能去?”因為誰都不想讓同事代班,這樣是對工作的“不負責”和“懈怠”。

也許因為我是90後,也還沒結婚,所以鑽研業務是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機組一有重大操作,即使休班,我有空也會去跟班學習,然後自己做總結,把別人的操作經驗變成自己的。另一方面從理論出發,結合工作中的實際,把從學校和課本上學到的東西變成自己的生產力。

運行雖苦,但你總能在我們的控制室聽到歡聲笑語,我們把這個叫作精神動力,就像燃氣機組工作一樣,我們工作需要的動力,來自於我們對萬家燈火的責任心。